謝亞芳部落
轉個彎 心更寬
http://xieyafa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3/14作客鳳凰網聊天紀錄(圖)

2007-03-14 20:10: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工作剪影 | 浏览 39951 次 | 评论 0 条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凤凰会客厅,每年3月亚芳都来北京做两会节目,今年还特意开了亚芳两会直击,现在请亚芳给大家打声招呼。

亚芳: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谢亚芳。

主持人:你说你连续五天只能睡五个小时,现在呢?

亚芳:因为相较往年,这次我被分配到的任务比较多,过去我们做两会访谈录,今年没有,而是在华闻大直播里面做了亚芳兩會直擊專欄,除了这个之外还做早晨的電話连线,中午要在西单做海事卫星连线,下午要再上会做新闻,但是我们又要再赶回海淀区凤凰会馆作华闻大直播的现场连线,好像自己每天在打电动玩具,要在几点几分做到哪个位子,觉得自己每天在打仗。

今天是会期进行到现在最轻松的一天,今天政协部分是小组讨论,人大部分是审议两高报告,所以是闭门会议,稍微有空闲很荣幸来到凤凰新媒体做客。

主持人:我们也非常荣幸,你的博客点击已经超过170多万,网友给你留言最多的是爱生活,爱亚芳。

亚芳:这可能有一个原因,可能我平时在博客里面常展示真实的一面,我愿意用相对的客观,但是绝对诚恳的心灵来和大家分享,有真实的一面,毕竟是生活中的那一面,在我的博客里面显示出很多我生活的一面,大家会觉得看到真实的我,觉得我的生活很认真的,有的时候是开心的,有的时候也会忧愁和苦恼,和大家的生活是非常贴近,所以爱生活在前面,才会爱亚芳,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要过自己的真實生活。

主持人:你说说这次两会录节目的流程吧?

亚芳:这次两会在香港部分小莉和我都是从香港过来,小莉的任务也很重,她有一个新节目叫《问答神州》,必须要采访很多官员和代表,她还有小莉看世界,她的节目分量很重,我就承担了更多新闻採訪,在新闻部分我除了每天的记者会,还有大会我都会到现场做及时的报道,这次对我来说最难的事情,是我们的总部是在海淀区,大家都知道北京的交通在巅峰时间是很擁擠的。我觉得北京巅峰时间来得特别早,像我们在香港,或者是台北,巅峰时间应该是从5点半6点之后开始,但是北京从4点半就开始是巅峰时间,每当我们做完大会往回赶的时候都遇到堵车,可是一堵起车一个钟头都到不了,就非常急,所以我每天带着電腦,随时在现场把能打的稿子打一半,但是很多时候是要听发言,所以要花一点时间把带子倒过来看看是不是好用,在回去的路上,没有办法真的是赶不急,因为我们有赶新闻的概念,下午的新闻要在7点钟华闻大直播播出,中间还要剪片子和写稿子,所以我就在车上綁上安全带,打稿子、一赶到公司就可以传片,非常紧急,但是这种历练很好,因为我本来从事新闻工作是从事记者开始,让我回忆起来以前跑新闻的感受,后来来到凤凰做了主持人,更多的时间是在摄影棚里面做节目,除非有一些比较重要的活动,或是重要的会议,或是大事的时候我们会出来,因为这次两会我承担起了比较重的工作,真的有点感觉是新闻菜鸟的感觉。


 

主持人:说一下在大会堂里面,看了代表发言之后的感觉?

亚芳:在大会堂里面看到的都是报告,这次报告大部分的评价都是更透明和务实,从总理报告开始说起,他在民生方面著墨很多,不论是对医疗、教育、就学都有很多的琢磨,看病难、就学難,民生问题深入的分析和关注,是外界给予最高肯定的。但是我觉得这次两会给我鲜明的感受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虽然他只是发展中的大国,但是他现在的一举一动在国际间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所以在这次会议期间你会觉得他相对的非常国际化,表现在来采访的记者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当然过去也有,但是没有这次这么丰富。当看李部长的记者会,各个地方的记者都有,十五个问题里面有十个都是海外媒体记者问的。他们都是用中文发问,可见他们对于中文的重视和中国的重视,我觉得这一点是这一次会议当中表现得最鲜明的。

另外一点在反贪腐方面加大了力度,昨天反贪腐查出了高官有很多人,在这样的过程中起到警示的作用,高检的报告還提出不只是查处黑社會、惡勢力的犯罪人是,還會調查提供保护伞相关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责任,这是一个串联的关系,因为一定有供求,所以这样子就对于公务人员的贪腐起到更多的警示作用。

另外,还特别针对司法人员,因为司法人员是知法和执法的,但不能知法而犯法,有的时候受贿索贿也很多,在这样的过程中对于司法人员的犯罪都有更深入的規範。不过我也注意到一个新的观点,这个观点其实是很有新意也很重要,有部分專家认为,在未来在两高的报告里面,诸如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所涉及的社保基金案,也应该体现在两高的报告中,应该把这样的案件涉及的层面和人数,涉及的方式,涉及的细节,都写到两高的报告里面,这样就更加透明,可以给大家更多的警醒。对于未来反贪力度也更加加大。在这个报告里面也因应现代的新经济,中国经济市场原本是相对封闭的,但是现在他也不得不和国际接轨,最近股市的变化很大,雖然不能說中国股市可以影响世界股市,但是确实他也慢慢融入世界的经济圈,而在两高报告里面对于商业性的索贿都有一些著墨,这一点很重要,也將更加透明。

另外,很重要的两部法案,就是物权法与企业所得税法,这两个法案是国外媒体最关注的,因为物权法对个人私有权的保护,所以在这个完善的部分,至少对私有财产有了保护,比如说住房,70年之后怎么办,在物权法里面自动续约,怎么续,续多久没有定。这个草案出来就有很重要的意义。而企业所得税法,让内外的所得税都能够统一。这几个方面对这次两会增添了不少色彩,也让国外媒体投入了更大的精力去报道。


 

主持人:可以你介绍一下你的报道团队?

亚芳:小莉和我从香港过来,华闻大直播制作人小胖也一起过来,负责我们整个的协调和统筹,同时我也很感谢胖子,大家都知道,凤凰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所以资源相当的有限,胖子不但是我的制作人,還充当我的司机、我的私人顾问、工作顾问和摄影,他是身兼多职,帮我解决了采访上和整个工作流程上的困难,除此之外,凤凰在北京的记者站有六位美丽的女记者,有张慧然、胡玲、秦峰、周延、杨娟,同时有三位摄像师,鍾明亮,他一天要服务不同的女记者,我们的摄影非常的有限,这边录完跑那边,另外还有周庆元,在上海记者站借调了一位郭寶春,很感谢他们,在这次两会当中体现了团队的协调性。因为大会堂很大,一般的代表和媒体记者是从东门进入,但是政府官员还有一些其他部分常委和代表是从北门进入,所以我们一个人没有办法又守东门和北门和会场,北门通常有两组记者,我会在大会现场,因为我们必须要赶快过滤報告內容、找到重点,一本报告通常有几十页,怎么样在最快的时间内抓出重点,做成一条1分30秒的新闻,这真的是一种考验,在这次采访过程中真是脑力与体力的挑战。

民众关注什么,我们就关注什么

网友问:亚芳,你人生价值的追求是什么?

亚芳:这个问题其实问得很笼统,就是工作的时候努力的工作,生活的时候用力生活。或者换一个角度想,工作与興趣相结合是一件幸福的事,我过去经常讲这一句话,我的工作是我热爱的工作,认为人生是很多不同部分组合而成的,就像生活中每个人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在出生的时候扮演孩子的角色,大一点是扮演兄长的角色,未来要扮演部署,再大一点要扮演領導、丈夫、妻子,還要扮演父亲或者是母亲,人生当中的角色是在不断的转变,尽量把每个角色都扮演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应该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吧。

主持人:你更喜欢做主播还是做记者呢?

亚芳:我认为新闻是一个团队工作,记者是出去买菜的,主编是炒菜,主播是上菜的,也有同事認為其实主播所做的事情不只是上菜,但在我的概念里面就是一个团队工作,上菜你可以把这道菜介绍得很到位,听者时刻也会增加他们的味觉,所以色香味都要俱全,每个环节都很重要,因为记者真的是感受事件发生的过程,提炼出症结和精华报道给观众。我现在做华闻大直播就是身兼记者和主播,因为在现场和来自各地的嘉宾,台北的也好,北京的也好,上海的也好,各地的嘉宾我们都是現場直播發問的,在有限的直播节目中,你如何用最短的问题,最清楚的逻辑让嘉宾回答出整个事件的重點所在,这也是考功力,所以这个节目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合,我非常热爱华闻大直播,也请各位观众也热爱华闻大直播。

主持人:在人民大会堂里面,哪一些代表和委员特别受关注呢?

亚芳:有话题性的,分几个部分,官员肯定是特别受关注,或者是常委也特别受关注,有特殊提案的委员特别受关注。另外一部分是明星委员特别受关注,比如说我遇到很多台湾的记者,因为相对台湾的观众来说他们可能不那么关心这边的法案和与預算,但是他们也会关注两会的报道,比如像《企业所得税法》和《物权法》与台湾人有关系的,比如说军费的预算,他們都會報導。但除了這些焦点之外,他们就會守巩利等明星,做一篇有關明星上两会的報導,所以明星也是关注的焦点。我想每一个委员都有他的长处,再加上这次来报道两会的媒体里面,除了是世界各地的媒体,海外媒体,港澳台媒体,和大陆媒体都有,所以这么多的媒体记者,3000多人散布在两会的京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关注焦点。比如说经济类的媒体就非常关注经济问题,可能就会经济委员的驻地去采访。所以我只能说官员特别受关注,因为他有决策的权力,说话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其他每个媒体我想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主持人:你最关注的是哪一些代表?

亚芳:在这次华闻大直播里面做了很多的议题,《企业所得税法》和《物权法》我们都做了,还做了反贪腐的问题,我们也关注了立法监督,这次你会发现监督这个概念经常被提到,这次有非常多的法案,提交大会审议也好,落实也好,正式实施上路,在温家宝总理工作报告当中不断强调要建立一个节约型的政府,怎么建立,除了这些观念上的倡导之外,监督很重要,必须要有一个监督的职能在,所以立法监督这部分我们也投入了很高的关注,另外我们也很关注经济问题。不过这次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周小川的记者会上并没有问到人民币汇率的问题,因为这是外界非常关注的焦点,后来经过曹景行先生的解读,他认为现在人民币汇率趋势已定,所以没有问题了,因为趋势就是这样了,是循序渐进的放宽调整的幅度,但是另外也有一位专家提到,其实人民币的预期的升值是一个很大的危机,因为所有进来的热钱都預期要升值,所以进来投资的人都会觉得肯定赚钱,这些热钱进来之后,就会选择一些其他的衍生工具,这样的情况下,也容易造成市场泡沫化的危机,方方面面的声音都有。我就注意到很著名的经济学家林义夫说到,现在人民币已经处在这样的位置非常合理的水平了。所以很多时候在观察这些议题的时候是一个博弈的过,已经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政治议题。博熙來也说在多哈谈判中,日本方面在经济作物进口税率是低的,但是在农产品作物是没有那么低了。所以在这么多不同的议题当中,我们是每天跟着新闻走,我没有〝最〞关注的,我都关注,新闻到哪,我们就到哪,民众关注什么,我们就关注什么。

主持人:我看你在博客里写的最多的是周小川和薄熙来的?

亚芳:因为他们两个有点脱稿,但是我们都知道记者会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一问一答,但是那场记者会十分的轻松,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两个都不属于说一句翻一句,可能薄熙来和周小川对于业务和各方面还有他们的表达都太过娴熟,或者他们是比较有个人风格,所以他们一说就说了一大串,他们把整个概念说完之后才让翻译一起翻,可想而知翻译的时间是非常冗长的。很有趣的是薄熙来用了一个词叫忽悠,说希望你们不要忽悠我们,因为我那天和曹老师坐在一起,我们在听翻译翻忽悠怎么翻,不是翻的太到位,因为这是中国特有的表达方式。另外一方面,因为他们两个让翻译的回答时间太长了,所以就形成翻译正在翻,他们两个之间坐着就开始聊天,因为所有的媒体记者的摄影机都是希望捕捉到一些比较有个性的画面,如果只是这样坐着讲话,永远的画面都是这样,他们两个一开始聊天有一些表情和手势,所有的摄影记者都拍个不停。薄熙来有时候也会有思考的手势和眼神,一发现媒体记者在摄像,就坐端正一点,这场记者会比较轻松和有趣。

在李部长的记者会上是我自己发生的,我坐在第二排,我从头到尾举著手,而且我觉得我都是第一个举手的,因为人大的新闻局是负责提问港澳台和大陆媒体的,而我是坐在外交部劉建超對面,其实我不属于他的提问范围里面,后来发现人大这边提问,我不断的对他举手,可是我注意到他也一直在看我,最终没有叫我,后来在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劉建超的手伸出来指着我,我心想不会吧,结果他手往左挪移了两格,我心里觉得很失落,但是我觉得这个画面挺有趣的,至少注意到凤凰卫视在记者会的过程中是不断参与的,我们也希望我们能有提问的机会。

亚芳追堵采访薄熙来

网友:对于台湾香港和大陆的生活,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亚芳:对我来说三个地方都是家,我已经没有觉得太大的差别,我已经非常适应这三个地方。回到台湾之后,我自己的状态可能会回到更年轻一点的时代,因为台湾是我成长的阶段,可能回到台湾遇到的都是同学,回到那个状态就是比较孩子气的状态。在香港,可能更多的是一个比较紧张的状态,因为香港的步调比较快,香港又是我主要工作的场所,所以在香港的时候时间观念是非常强,每天都是安排得非常有效率,到了大陆,大陆我最熟悉的城市就是北京,因为北京是我来得最多的地方,之前我在北京也上过学,所以到了北京,更多的是感受这个氛围,在北京是一个会友的城市,觉得在北京永远有不同的朋友在邀请你聊聊,北京有太多的朋友在这里,而且有太多有趣的餐厅,酒吧,这个城市让我感觉文化氛围重一点。

主持人:在两会会场里面有没有比较有趣的事情?

亚芳:多半是在北门出现,这些官员们被堵访的过程中,由于媒体记者一拥而上,把官员团团围住,就像一个"台风眼",有些媒体记者的麦克风是有线的,官员有时候并没有大接受媒体访问,有时候是迂回的,希望能够冲出"台风眼",最后结果把所有的媒体和他自己绑在一起,这样的画面在每一次的采访现场都会出现。

主持人:你有追过吗?

亚芳:也是在两会的时候人民大会堂。

主持人:你追的是谁?

亚芳:是商务部部长薄熙来。

主持人:你有去过省代表团去看过吗?

亚芳:我这次特别去了政协委员的经济类组的驻地,过去如果要去驻地的话可能都要层层的申请,可能得要和新闻联络人做申请,或者是要交提纲,得到同意之后可以去,但这次我们去,是因为有委员自己召开记者会,所以我们就直接去,只要我们有证件就可以去,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开放的。

主持人:今年1月有规定,外国记者采访中国人的话就比较方便,只要受访者同意就可以,采访两会就更方便,你和外国记者聊天的时候,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看法?

亚芳:只要他们同意的话,也是可以接受采访的,外国媒体相对来说可能没有本地媒体受到约束那么多,我和外国媒体交流的过程中,他们回馈给我的反映是这个开放对他们来说,其实影响并不是很大,因为他们过去也是可以直接采访,但是可能更多的是对于一些首长类的代表,或者是官员类的代表,可能会相对感受大一点。

主持人:代表有一个报道说,5日人大开幕上午,外交部长李部长双手摸了一位女记者的脸……你看到了这篇新闻吗?那时候你在哪里呢?

亚芳:没有看到这条新闻,有一天李部长在围访的时候他就幽默的说,100块美金在地上,有记者说,如果你愿意说话,100块美金我也不拣了。大家如果看过台湾新闻就会发现,是创作俱佳,在台湾跑新闻记者有時似乎扮演了导演或者是演员的角色,他们可能看到了一个画面,这个画面并不是真的他所说的意思,如果是他能够诠释解读的话,试图去解读,以让人比较感兴趣的方式,台湾媒体做出这样的报道,我不觉得奇怪。

主持人:最后说是拍了一位男记者的脸,因为当时天比较冷,李部长。你比较关注的是哪个提案呢?

亚芳:这次提案都是关注民生的,有一个比较有趣的提案,是广东省的一个委员提的,结果这样那样的税他总共交了60万,在国内慈善捐赠部分立法,让他能够免税,其实在很多国家和地方,他不只是免税,在报税的时候可以拿这个抵税,这个提案在那天的民政部的记者会上也有做相关的回应,过去也是有这样的规定,比如说企业可以在利润的3%里面做抵税,现在也在加大力度对于投入慈善方面的优惠和宽松的一些汇率的政策,所以我们也会在看未来出台会有什么样的进一步的能够鼓励慈善事业继续发展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尖锐议题:全国政协应该有实权进行监督

主持人:有没有比较尖锐一点的议题呢?

亚芳:尖锐议题很多,在人民大会堂现场访问了一位政协委员,他是一位教育界别的,他就表示,在全国政协部分是发挥一个参政议政的效果,在监督这一块全国政协能够做到什么,他认为全国政协现在只能够从旁给予一些参谋的方式,他认为将全国政协的意见立法赋予政协委员权力,未来希望全国政协的建议和提案甚至是决议能够加入到全国人大的立法过程的链条当中,他认为全国政协应该有实权进行监督,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

主持人:中新社有新闻说,代表委员反映社会民意说真话,说实话比较多了监督成为今年两会的关键词,您的感觉呢?

亚芳:是的,监督今年提到很多,大家都在各个不同的职能和方向都希望能够加大监督的力度,其实监督之外和谐也提很多,和谐这个词在每一个报告里面都提到过很多次,不只在刑事案件部分加大力度之外,在民事部分,为了化解社会上的纠纷,特别定了一个目标,解决民事的司法官司,应该是首先以调节为目标,如果能调节就调节,就不用打官司,如果调节得过去,自然就让这样的矛盾可以化解,纠纷也可以化解,也可以进一步促进和谐。所以把调节这样的目标特别的纳入,其实也是一个新的概念,我想方方面面,监督与和谐是这一次会议上最鲜明的两个词汇。


网友:我的电脑桌面和手机平面都是亚芳,你以后会出书吗?

亚芳:我想可能吧,但是现在我的成绩应该还要再更丰富一点,最近也看到很多同事出书了,子墨的书名很好听,叫做《墨迹》,记录了生活中的点滴,和一路走来的过程。这是对我的一种考验,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成绩是大家能够认同的,我有更多的观察是对大家有帮助的,我有更多的生活经历是可以和观众分享的,那个时候应该才是写书的一个好的时间点,我想未来吧。(笑)短期之间还没有这个计划。

主持人:因为本届两会是十届人大的最后一次,可能有很多委员都提出非常有建设性的议题,会不会提出非常尖锐的议题?

亚芳:刚刚已经讲了很多,包括民生,包括《企业所得税法》和《物权法》,其实《物权法》里面有很多需要补充的部分,其实你说这是最后一次会议,更鲜明的反而展现在他们的心态上,他们除了提了很多议案之外,政协委员有4千多个提案,包括奥运的话题有涉及,包括台湾的台海和谐话题也有涉及,在台海和谐我注意到有一个代表提出的概念里面希望在对台工作上有新的思维,这个思维是什么,他认为台湾有一部分人其实是"主统",对于这一部分人能够给予他们更好的关照,比如说开放三通,能够有更多的接触,但是要坚决打击一部分"台独"分子,所以在两岸议题,包括2008年奥运,其实现在关注的已经不是硬体,最重要是软体,怎么样能够让人的思维,人民对于国民素质的提升,一些基本的礼貌的建设,觉得这一点是最重要的,未来应该怎么样更好的展现中国,一个和谐的中国,一个礼貌的中国,给全世界的人了解。包括医疗改革,也有人认为医疗改革应该是在医疗保险部分,每个人意见不一样,我注意到有一位医疗界的代表委员认为,应该未来对于小病部分是自费,大费应该征服补助,这样才能够做区分,不至于让资源浪费,每一方方面面的尖锐问题都有,也都说得很深刻,明天是政协闭幕,这次在大概倒数三四天很鲜明的是,大家情绪更加的轻松,还有一点依依不舍,有一些人认为下一届不一定上会了,纷纷在会场合照,这一点还是比较鲜明的。

主持人:你有和他们留影吗?

亚芳:有的,很多人很关注我们的节目,很多人会邀请你一起合照。

主持人:假设你是代表或者委员的话你会提什么提案?

亚芳:假设是的话,我会让全国人民关注华闻大直播和时事直通车(微笑)。

主持人:亚芳,今天来了一个特别的嘉宾,他的母亲是一位盲人,她特别喜欢看你的节目,也是你的FANS。

亚芳:笑笑好,妈妈好!

笑笑妈妈:亚芳,你的声音比电视上更好听。

亚芳:谢谢。你们是从哪里来?

笑笑妈妈:从家里来,谢谢亚芳,谢谢你一丝不苟的勤奋工作,送给我们大家那么多美丽的享受,有的时候,我索性就蹲在电视机前面听你的主播,那种感觉就是如沐春风,就因为你的美丽凤凰的魅力倍增了,我天天看凤凰卫视节目。

亚芳:你喜欢看什么呢?听什么呢?

亚芳:你的节目我是不会掉的,尤其是你在做纵横中国的时候太美了。

笑笑妈妈:我每天都想去北京饭店看你,你都出汗了,听说你很喜欢北京,如果你难受的时候,到我的按摩诊所找我。

亚芳:谢谢。

亚芳:太感动了,笑笑在我博客上留言我看过,他们也很关注,对于整个时事,还有对于我的状态都很关注,能够有这些网友和观众,是我们最大的福气,我会继续努力的,也请大家继续支持。

在这一阵子以来,凤凰卫视主持人都是很努力的,尤其是在资讯这一块,因为凤凰卫视资讯台是一个24表示直播的频道,在这样的频道中有大量的工作量和大量的时间,所以我们必须要每个人分工,经常有人说怎么会天天看到你,可能在某些时段打开时间看到我们,不只是我们在前线工作的人很辛苦,其实各个环节上每一位工作人员他们都付出了一定的努力,才能够呈现整个频道在大家面前,我知道有些朋友的家里面还看不到凤凰卫视,我们在博客上也注意到一些留言,我们通过凤凰网有一个宽屏能够看到凤凰卫视,可能不是及时的,因为世界不断的在发生变化,看时事对我来说就像看连续剧一样,如果能够养成这样的习惯,每天的时事只是一个补充的过程,只是更加的升级的过程,可以让你的生活更加丰富,可以让你和这个世界不脱节。

网友:凤凰论坛上有"芬芳之路"的专板是你的粉丝建的,希望今天亚芳能够给这些网友有一些鼓励

亚芳:其实时间真的有限,这一点请大家包涵,我想我在博客上面把我平常生活中工作之外的事情记录下来,我很愿意大家能够去博客上走走看看,也欢迎大家留言,一些攻击性的语言希望大家节制,这是一个交流的园地。有的时候我觉得彼此之间的交流是很重要的,要有沟通才会了解,在博客上也是一样,大家多沟通,多提出自己的想法没有问题。在论坛上,我实在没有时间再去论坛上留言,但是我都会看,我也有注意到,如果有什么需要,可能会在博客上反映出来,希望论坛的朋友们也能够继续支持,也能够体谅和包容谢谢!

网友:谢谢亚芳的答复,你出的书我第一时间会买,身边也有很多粉丝朋友也会买这些书了。

亚芳:希望不要等太久,因为我自己没有把握。

主持人:今天会客厅的节目到此为止,谢谢亚芳,谢谢网友。

亚芳:谢谢各位网友。再见!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薄熙來快人快語 周小川和藹…      下一篇 >> 溫總理記者會(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謝亞芳

從小到大只有過兩個志願,一是律師,二是記者。如今,達成其一,也算了無遺憾!而究其二者之交集,無疑是公平與正義。 可惜這世上的公平正義都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無意自詡為公平的化身、正義的使者,只期盼能用相對客觀的視角、絕對誠懇的心靈,記錄下工作生活中的見聞與感動。 與你分享....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