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亞芳部落
轉個彎 心更寬
http://xieyafa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國憑什麼不高興?

2009-07-24 00:03: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新聞時事 | 浏览 78320 次 | 评论 0 条

 

說實話,在我沒有接到有關香港書展名家講座的主持邀請前,我並沒有注意過「中國不高興」這本書。原因是,現在你只要走進書店或隨意瀏覽網上書城,各式標題聳動的政論書籍簡直可以說是鋪天蓋地的映入眼簾,讓人躲不勝躲。我身旁就躺著一本名為「中國告急」的政論書,是我在博客來網上書店買書時,被他的斗大標題「為中國經濟、金融、社會,三大危機急診」吸引,而心動購買的。

如果你經常出入香港機場,更會發現不論哪一家、哪一個位置、多大或多小的書店,最最顯眼的書架上,放的都是政經類書刊,足以見得現在的知識份子確實對國家發展投以高度關注,但大部分的此類書籍卻也只是濫竽充數,在時勢熱點的基礎上急就章包裝而成的賺快錢商品而已。在這點上,我認為跟麥可爾傑克遜去世後,如雨後春筍出現的各式DVD、影碟、相冊籍,沒什麼兩樣。

但為了這場主持工作,我還是在前兩天去蘇州出差前,於香港機場買下了「中國不高興」這本近幾個月的暢銷書,並快速瀏覽了一番。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書中觀點確實極具衝擊力。比如,書中認為西方大國用他們的資本與技術優勢,制定對自己有利的遊戲規則,來掠奪發展中國家的財富,近日的金融危機就是一例,而不知情的年輕人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書中也提到,中國作為一個崛起中的大國應該〝持劍經商〞,應該對西方〝有條件地決裂〞。作者甚至明確提出建言,認為中國應採取恃強的外交策略,納入〝懲罰外交〞的概念,對不友善的國家就應該旗幟鮮明的去報復。

當然,這樣的論點在坊間引起了極大的爭議,雖有人認為這是愛國的表現,但也有來勢洶洶的批評聲浪,認為這根本就是狹隘的民族主義抬頭。

而在今天於香港書展上舉辦的名作家講座系列中,本書的五位作者,只有兩位現身,據說部分作者無法出席的原因,是因為職務敏感或話題敏感,而出境受挫。

順利現身的兩位作者分別是宋強與黃紀蘇,宋強在13年前也參與了當時的暢銷政論書〝中國可以說不〞的寫作,黃紀蘇則是集編劇、主編、作者於一身的社會學家。

在今天一個半小時的討論中,兩位大致闡述了中國在面對一個時代的巨大轉捩點應該如何學習做一個大國?中國人又應該如何培養〝大時代下的大目標〞?由於大多是書中觀點,我就不加贅述。

而引起我注意的是,有幾位現場讀者都提出了內涵相似的問題,總結起來就是中國到底可以憑什麼與西方國家對抗?在週遭充斥著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普世價值時,又有多少人能夠說不?

的確,根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在2007年就已經成為繼美國與日本之後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2009年7月,中國股市市值更超越了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僅次美國。但是,有一個數據卻又給了我們當頭棒喝,就是2007年中國的人均GDP僅排在世界第132位,在中國許多角落仍然沒能脫貧,又枉論致富了。

也就是說,中國的經濟體雖大,但質量很低,貧富差距很大,存在的矛盾也很多,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有什麼條件鼓吹〝尚武精神〞?有什麼能力在國際上大聲說不?又憑什麼耍孩子脾氣,動不動就〝不高興〞呢?

中國人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知己〞似乎比〝知彼〞更加重要!

對於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兩位作者坦然以對。他們有一個觀點我倒是十分認同,就是回顧歷史進程,每一個時代的變遷,都是在知識分子一連串的討論甚或是辯論、爭論下,形成共識的。所以他們只是做了一個拋磚引玉的動作,點出問題並提供對策,主動推動所有處於大時代下的中國人進行思考。

而無論如何,從讀者的角度出發,「中國不高興」這本書,從出版時機到命名到選題再到牽引出的劇烈討論,確實是一次值得鼓掌的市場行銷。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陪你目擊〝天狗吃太陽〞      下一篇 >> 馬英九的政治救火隊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謝亞芳

從小到大只有過兩個志願,一是律師,二是記者。如今,達成其一,也算了無遺憾!而究其二者之交集,無疑是公平與正義。 可惜這世上的公平正義都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無意自詡為公平的化身、正義的使者,只期盼能用相對客觀的視角、絕對誠懇的心靈,記錄下工作生活中的見聞與感動。 與你分享....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